2017/04/26

树洞、暗黑以及其他

几乎每个人都会自己留下一个可以倾诉之地。人或某个特定的区域,彷徨抑或挣扎、悲愤或者不齿,总是些疗伤的东西,像瓶子一样,要么敲碎扔掉要么收藏。

过去意味着时间的存在,而时间的刻度又被学者假以虚妄。未来是怎样的?哪有人跟你一起畅想。

这是一种无奈。树洞里,可以跟自己做最真诚的对话。心理藏着打死不说的秘密,还是有所修饰地表述出来。

有人说,沉默也是一种境界。天空的白云飘荡,地上的马尾草随风摇曳。其实过了那么多年,临死的时候闻到的还是孩提时的味道。一切都似乎注定好的,又似乎时刻变幻着。

此时,有无声的哭泣应景而出。多好的花瓣,赤足而搅动的水声。闭上眼睛空洞洞的穿越和冥想,都丰富起来。

所以这些,都不过是一种尝试。既是花落,也是花开。

2016/08/06

无想

毫无疑问,等我一觉醒来世界又变了一副模样。原来以为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了,原来以为注定发生的最后没有了下文。这些年习惯地听一些人的哭诉,令我在这个欲情的世界多少有了些疏离,努力试图把自己和家人隔绝起来,减少一些没必要的自责和伤害,这终究是躲的了一时躲不了一世的权宜之举。

工作、生活像磨轮一样拖着我们生生不息,我们在这尘世里做着一个又一个光怪陆离的梦,这些梦境的产生诚如我们心的倒影,无形的压抑、无知和彷徨,魔咒一般惊悚着我们。

是的,一切终将遵循“成住坏空”的循环,一切都会回归分子、粒子、原子。破碎就是重塑,重塑就是破碎。

2016/07/14

最近

事实上,今年的经济不景气已经侵蚀到所有的行业,无论是服务业还是实业,几乎无一幸免。在这种大背景下,企业的投资人是最揪心的时光,一方面时刻研判宏观经济走势,另一方面举起重拳压缩开支,将节约降耗列为企业生死存亡的高度。

普通的员工也许尚没有意识到这样的改变,因为基层员工对市场很难有敏锐的感知,再加上换个工作原也不是件多难的事情。而管理人员,无论高层、中层还是基层都已经逐步能够感知到。一个公司最先的举措往往都是从那些“并不直接创造经济价值”的人入手,在这种时候,所谓的隐性成本往往都会暂时放在一边。对于企业的经营者而言,的确两难,的确有误杀的可能。但是一般也不会有太多顾忌了,保命的意识已经发酵,难以挽回。

而作为金字塔的底端的这大部分普通员工,是后一波的不幸者。他们将在经济下行被不断确认,订单锐减或消失的情况下终究难逃厄运。这其实是国家的不幸,这些年经济几乎被地产所绑架,后面的几年似乎也看不到好转的迹象。虽然有“供给侧”之类的改革措施出台,能不能转型成功还得打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照目前的这种形势,在我们的有生之年至少会发生一次较大的经济危机,在我看来似乎不可避免。危机有时是转机,有时却是杀机,有多少人能够绝地逢生?

2016/05/14

谁动了孩子的奶酪

在教育体制严重不公的情况下,打压下一代的升学率是毁灭父母希望的事,让原本有人仅存的一点梦想都被无情掠夺。而希望,是所有的耻辱都得以忍受的最大动力。

护犊之心,可能是激发社会群体矛盾的最大窗口,像当年一样。

政府的四套班子成员,永远都能优先享有优秀的教育资源。下面是富人的孩子,再下来就是穷人,别无选择。在学区被爆炒的现实环境里,要么走进去接受他们的潜规则,要么只能凭自己的子女真的有实力,否则这一辈子基本上是完败。

想要活得单纯些,还是得找个好点的国家移民,目前的形势看来别无他法。